油价暴跌逾20% 产油巨头价格战一触即发!

發布時間:2020年03月19日 拷貝

國際油價周三暴跌逾20%,創下近18年來新低。沙特看似“抗跌”,俄羅斯財政對原油依賴更低。

  隨著新冠肺炎大流行持續抑制原油需求,加上投資者對全球經濟衰退的擔憂加劇,國際油價幾乎跌至冰點。WTI原油周三暴跌23%,或6.43美元,至每桶20.81美元,爲18年來的最低水平,這也標志著WTI原油創下了有史以來表現第三糟糕的一天。布倫特原油下跌14%,或4.02美元,報24.6美元,爲2003年以來最低水平。

  原油供需腹背受敵,油價還要往下走

  在OPEC+減産協議破裂後,各個産油大國宛如“卸下枷鎖”,在增産、降價戰略的步步緊逼下,WTI原油和布倫特原油正步入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月份,均下跌超過46%。

  “最大的问题在于原油在供需两方面都受到打击”,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分析师迪克森(Louise Dickson)说道,“现在全球经济活动都在放缓,已经大幅压制原油需求,但OPEC+的减产期限将至,这也意味着像沙特和俄罗斯这样的产油大国又可以随意增产了。原油需求从未像现在这样疲弱,同时汽油、运输燃料、石化产品也随着原油价格崩溃而崩溃。”

  與先前的經濟動蕩時期(包括2008年的金融危機)不同,新冠肺炎的長期影響仍是未知之數。隨著越來越多的市場觀察人士預測美國經濟嚴重衰退概率陡升,原油價格或面臨進一步下行壓力。

  柯裏說道:“展望未來,原油市場阻力最小的路徑目前肯定是向下,而且市場基本面明顯看跌,這意味著全球原油供給可能會長期出現過剩,因此波動似乎將持續一段時間。”

  原油價格戰令油價雪上加霜

  目前实行的OPEC +减产措施将在3月底到期,市场预期在减产协议结束后各产油国将很快增加产油量。在本月初OPEC+产油国之间的谈判破裂后,沙特已率先宣布将在四月份将日产量从目前的1200万桶提高到创纪录的1300万桶,以进一步压低油价。相比之下,沙特在2月份的日产量约为970万桶。随后阿联酋、伊拉克和科威特也跟随沙特脚步打起价格战,俄罗斯则是另一个可能增加产量的OPEC+产油国。

  Again Capital的基尔达夫(John Kilduff)表示:“沙特俨然成了原油市场的纵火犯,它快速的加大产能为原油空头增加了无尽的燃料,油价短期似乎看不到底,我认为WTI原油未来将跌至每桶18.00美元左右。”

  隨著石油價格繼續下滑,OPEC成員國之一的伊拉克已經敦促OPEC+再度舉行緊急原油會議。但從俄羅斯方面的態度來看,會議難以推進。俄羅斯早前已表態稱,當前油價的暴跌是意料中事,沙特的行動不是明智之舉。俄羅斯目前沒有與沙特會談的計劃。俄總統普京的發言人指出:市場對石油和能源價格的持續下跌是有預期的,我們也在仔細觀察行業趨勢。盡管普京目前尚無與沙特領導人舉行討論的計劃,但在必要時我們也會考慮舉行會談。

  而且沙特不僅僅計劃提高日産量,在新油田不斷開發的前提下,它計劃從5月起提高原油出口量至曆史新高的1000萬桶/日。沙特與俄羅斯的“一意孤行”令原油市場擔心這兩個超級産油大國會爲了搶占市場份額而“大打出手”。

  雖然沙特等海灣地區産油國生産成本普遍較低,看似在應對油價下跌時更“抗跌”,但有市場分析表明,俄羅斯在原油價格戰中或許比沙特更占優勢,這也讓低油價的前景的影響更加深遠。據摩根大通數據顯示,2019年,只要油價達到51美元/桶,俄羅斯財政收支將能保持平衡,而沙特保持財政收支平衡所需的原油價格則爲92美元/桶,約爲俄羅斯的2倍。這也與俄羅斯政府自2015年油價暴跌以來采取的緊縮性財政政策有關。

  此外,沙特對石油的價格依賴要高出很多,而且沙特在2015年財政預算由盈轉虧後目前仍未扭轉局面,導致數百個項目被暫停,對當地企業構成影響。

  鑒于今年的情形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更爲嚴重,德銀將布倫特原油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價格目標下調至25美元/桶。但從明年起油價將逐步回升。

  高盛也下调了第二季度的油价预期,认为WTI和布伦特原油将降至平均每桶20美元。高盛预计全球每日的石油需求量减少了800万桶。高盛大宗商品研究全球负责人柯里(Jeffrey Currie)在一份报告中表示:“整个原油市场的需求下滑也是前所未有的。”

  渣打銀行預計第二季度布倫特原油的低點“可能會遠低于20美元/桶”,2020年平均石油需求同比將下降340萬桶/天。


  • 3